我們坐在朱利安家超級大軟墊椅子上,朱利安說:「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我在戰場上的事情傳到紐約來……我真搞不清楚怎麼會傳到這裡來。」

   我咬了咬牙,一句話也沒說。現在不能說,等我把事情搞清楚再說。

   「你都上報了。」康姆斯多克夫人也附和,「不過報上登的是假名就是了。」

   「是喔?」

   康姆斯多克夫人又把那個女孩叫來:「芭芭拉,妳知道我不准家裡有低俗報刊……」

   「喔,是。」芭芭拉說。

   「我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遵守這個規矩,不用否認,沒時間扯這些了。到廚房去看看有沒有關於『朱利安.康門葛』的低俗報刊,有就拿來這裡,妳懂我的意思嗎?」

   「是啊!廚子平常都會唸給我們聽。」芭芭拉說,她招供之後滿臉通紅,趕快走出去拿。

   她回來的時候手上拿著一份幾個禮拜前的「爆料報」,還有一個裝訂很粗糙的小冊子。這些都是紐約媒體的刊物,我們幾個開始傳閱。

   「爆料報」有篇報導「夏格內河戰役前線最新情報,我軍俘虜中國大砲!」,是「爆料報」希爾多.朵伍撰的稿,就是把朱利安的英勇事蹟掐頭去尾。

   這本小冊子其實比較像是一本小書,書名是《夏格內河戰役少年英雄康門葛上尉之冒險傳奇》,內容是朵伍先生的報導。芭芭拉說這本書在紐約比較高級的書報攤都很暢銷。

 朱利安和山姆跟康姆斯多克夫人說,這個朵伍是個惡棍,整個打仗期間他都在蒙特婁自甘墮落。寫的報導都是道聽途說,不然就是無中生有。

   不過我仔細看看小冊子,我發覺我被耍得真是夠徹底,我別無選擇,馬上向大家招認:「這是朵伍掛名,」我吞吞吐吐地說,「但是內容……內容……大部分都是我寫的。」

   「朱利安,你真的做了這些事啊?」夫人問。

   「沒有上面寫的那麼誇張啦!」

   她面向山姆:「你就是這樣保護他的啊?」

   山姆大受打擊,不過他還是很鎮定:「艾蜜莉,喔不,康姆斯多克夫人,朱利安是個年輕人,有他自己的想法,不見得會聽勸。」

   「萬一他死掉怎麼辦?」

   「好幾次他差點死掉。如果妳認為這是我的錯,我其實也無話可說。」山姆接著向她解釋我們是怎麼離開威廉斯弗德鎮的,又是如何被迫加入洛朗陸軍部。「我已經盡了全力保護他,雖然有的時候他做起事情來很魯莽,我也一樣,可是他現在還是毫髮無傷的坐在這裡。我要說的就是這些。」

她又轉向兒子,「朱利安,你在軍中就非要玩這些把戲不可嗎?」

   「我覺得有必要,我是在盡我的責任。」

   「那你有必要那麼盡責嗎?還有你,哈薩德先生,你說這個希爾多.朵伍發表的文章是你寫的?」

   「我沒打算出版,」我的臉紅了,一直紅到髮根,「我看到這個冊子就跟您一樣意外。朵伍假裝指導我寫作,我就把我練習寫的東西拿給他看。他完全沒有跟我說要拿去出版,而且還是用他的名義出版。我要是知道的話,絕對不會同意。」

   「他就是知道你不會同意才不跟你說。哈薩德先生,你真的那麼天真嗎?」

   受到這麼嚴厲的斥責,我實在無言以對,沒想到卡莉莎竟然還給我猛點頭。

   「其實也還好,」山姆說,「只要沒人知道這個康門葛其實是姓康姆斯多克就好了。艾蜜莉,妳到火車站做什麼?」

   「我是代表愛國女性聯盟獻花。我們都會到車站迎接戰功顯赫的沙場英雄。這種場面可以提振老百姓的士氣。我又是康姆斯多克家的人,比較顯赫。我本來不會這麼激動的,可是我……你跟朱利安從鄧肯與克羅利領地失蹤已經很久了,有人說你們兩個已經死了,我當然不願意相信,可是也不能完全不信,結果我看到朱利安,我就……」她輕輕擦去眼角的淚水。

   「這很正常啊!」山姆說,「千萬不要自責!」

   「這下糟了,那些粗俗的報紙明天都會刊登這個消息,早晚……都會知道。」

   這個加重語氣的「他」指的就是德克蘭.康姆斯多克總統,大家也稱他「征服者德克蘭」。大家都沉默不語,一股嚴肅的氣氛籠罩客廳。

我一個晚上沒睡好,隔天早上聽到大家走動的聲音就醒來了。等到我們全部收拾好行李,放進康姆斯多克夫人另一輛空間很大的馬車,帶著一群僕人開往碼頭的時候。天上的星星才剛剛回家,空氣還是很冷。

   這就是春天清晨的曼哈頓啊!要不是擔心有人追殺,我一定會讚嘆不已。我還看到寬敞的運河,貨輪在上面緩慢航行,還有一群健壯的馬匹在運河邊拉著垃圾船。此外還有美輪美奐的大道,衣著光鮮的貴族與衣衫襤褸的勞工一起擠在木頭的人行道上,旁邊的小巷滿是垃圾,偶爾還有動物屍體,發出陣陣惡臭。空氣中瀰漫著油炸食物、爛魚還有開放的下水道的濃烈氣味。這些氣味都籠罩在一股朦朧的煤煙裡面,被早晨升起的太陽一照,發出玫瑰色的光芒。我們愈來愈接近碼頭,我看到帆船與輪船的桅杆與煙囪在高空中擺動。我們沿著一個碼頭前進,來到一艘輪船旁,這是康姆斯多克夫人的船席爾維尼亞號。這是艘裝備齊全的小船,看的出來經過細心粉刷,有些地方還是鍍金的,船長與船員已經把鍋爐加壓,準備啟航。

   我們上船之前,康姆斯多克夫人請一位碼頭的男孩去買幾份今天早上的「爆料報」,那個男孩帶著一疊報紙回來。我們分配好艙房,把東西放好之後,就到船頭的艙房集合,閱讀今天的「爆料報」。

 

我們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,頭版頭條大剌剌寫著:

康門葛就是康姆斯多克

英勇的「少年上尉」正是當今總統的姪子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記憶之塵 的頭像
記憶之塵

《記憶之塵》中文官方部落格

記憶之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