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故事的發展完全出乎我們意料。我想朱利安一定會說未來總是不可預測。他以前說過:「進化是不可預測的,長期跟短期都一樣。」

儘管如此,我們到了紐約還是嚇了一大跳。

事情是這樣的。



我們搭的火車雖然叫做「快車」,每經過一個調車場就會慢下來,所以我們就在火車上待了一個晚上。卡莉莎跟我睡一個包廂,我們一直到凌晨都還是醒著,所以隔天天亮了還沒起來。等到服務員敲我們的房門,說快要到紐約了,我們才看見紐約的景色。

我們趕快換好衣服,到客車找朱利安。

我真的應該早點起來的,因為我們已經進入曼哈頓好久了。曼哈頓的景色有多美我就不多說了,後面的故事會仔細敘述。火車開進有很多圓柱的中央車站,我知道一定有不尋常的事情將要發生。我從雨水沖刷的客車車窗往外看,看到很多小站,乘客就是在這裡上下車。我們接近的那個月台上面站滿了穿著五顏六色衣服的人,很多人都拿著標語。月台上還有個木頭舞台,一個樂團在演奏愛國歌曲。車窗上都是污漬,很難看清楚窗外的情形,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大家都很興奮。

我們問一個路過的服務員,他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,他說:「可能是戰場上的大人物到這裡來了吧!」

戰場上的大人物!該不會是葛利賈斯肯將軍也在這班火車上吧?那不就太搞笑了?不過好像不是這樣。直到我們站上月台,我們才知道大家到底在歡迎哪個大人物。收票員指著我們,特別是指著朱利安,樂團就開始演奏進行曲。

「天啊!」山姆看著群眾高舉的標語,失聲大叫。我也看了那些標語,我的表情一定跟山姆一樣瞠目結舌。

一個標語寫著:歡迎夏格內戰役的大英雄!

另一個標語寫著:紐約警局與消防局向俘虜敵軍大砲的英雄致敬!

第三個標語很簡短:康門葛上尉萬歲!

山姆全身發抖,好像歡樂的群眾突然變成了行刑隊一樣。

朱利安比我們還反應不過來。他張開嘴巴,就再也沒力氣閉上了。

這時候一位白髮蒼蒼的婦人走到群眾前面。她年紀不小了,身材也不瘦,不過她很有精神、很堅毅。看的出來她是貴族,她穿的衣服很高級,很俗豔,好像是從女帽店與熱帶鳥園打滾出來的一樣。她拿著一個花環,上面的紙條寫著「紐約女性愛國聯盟歡迎康門葛上尉」。那個花環實在太豪華了,幾乎把她的臉都遮住了,她把花環舉起來,要戴在朱利安的脖子上。

她仔細端詳眾人愛戴的對象,突然全身僵住,好像挨了一槍。

「是朱利安嗎?」她小聲問。

「媽!」朱利安大叫。

花環掉在地上。朱利安的媽媽緊緊抱住他。這下攝影師可逮到機會了,趕快舉起相機,記者也趕快拿起夾在耳朵上的鉛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記憶之塵 的頭像
記憶之塵

《記憶之塵》中文官方部落格

記憶之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