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方形.jpg

 第三幕 分離

   「我本來就不可能永遠待在威廉斯弗德鎮。」朱利安說,「你心裡應該明白。」

  沒錯,我早該料到是這樣。朱利安總是說「萬事都不長久」,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,像在說教一樣。我以前老是覺得他會這樣想,是因為他小時候的事情,爸爸死了,他又和他媽分開,山姆雖然對他不錯,兩個人卻沒有交心。

    「如果你一定要走。」我說,「我就跟你一起走吧!」

  「不行。」朱利安說。他把帽子拉的低低的,蓋住耳朵,抵擋暴風的侵襲。他的臉幾乎都蓋住了,不過他往我這邊看過來的時候,我看見他的雙眼。「謝謝你,亞當,我也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走,可是真的不行,你要待在這裡,想辦法躲過徵兵,好好練練你的文筆,以後寫書當作家,就像查爾斯.柯提斯.伊斯頓先生一樣。」

  這也是我的志向,我從去年開始就一直有這個想法,因為我和朱利安都喜歡看書,又一起上山姆的英文作文課。我是在上課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我有寫作天分。(我不是從小就有寫作天分,兩年前我才把我寫的第一篇小說拿給山姆看,那篇小說的題目是「一個西部男孩:他在敵國歐洲的冒險故事」。山姆很喜歡我寫作的風格,也很高興我對寫作有興趣,不過還是提出一些有問題的地方,例如布魯塞爾沒有產大象,而且大象體積那麼大,光憑幾個美國年輕人怎麼可能把大象打倒在地上呢?從倫敦要到羅馬不可能只花幾個小時,就算騎「一匹很快的馬」也不可能。要不是我找藉口溜出去,山姆可能還會繼續數落我的小說。(那個時候聽來像是微不足道的夢想:「那些都不重要。」我說。

  「你錯了。」朱利安說,「你千萬不要因為什麼事情都不是永遠的,就覺得什麼事情都不重要。」

  「那不是哲學家的想法嗎?」

「真正智慧的哲學家不會這樣講。」朱利安拉起韁繩,轉身面向我。我在他臉上看到一點名門望族的跋扈,「亞當你聽好,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請你幫忙,可能會有危險,你願不願意幫我?」

  「沒問題。」我二話不說。

  「那就仔細聽好,我想過不久後備軍人就會監視進出威廉斯弗德鎮的道路,搞不好他們已經在監視了。我非走不可,今天晚上就要走,至少要到早上才會有人發覺,而且一開始只有山姆發現。我要請你做的事情就是先回家,你爸媽聽到政府要徵兵的消息一定會很緊張,你要安撫他們,記得不要提今天晚上的事情。等到明天一早,你就馬上到領地找山姆,你把大會堂的事情跟他說,叫他儘快騎馬出城,小心不要被抓。叫他到冷茲福跟我會合,你就幫我帶這個口信就好。」

  「冷茲福?那邊什麼都沒有。」

  「就是啊,就是因為那邊什麼都沒有,後備軍人才不會去那裡找我們。你記不記得秋天的時候垃圾場那邊的人跟我們說,說他找到那些書的地方?『挖掘場的一塊低窪地』,你就叫山姆到這個地方找我。」

  「我會的。」我答應朱利安,眨了眨眼睛,冷風刺的我的眼睛直疼。

  「謝謝。」朱利安一臉嚴肅,「謝謝你所做的一切。」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在那一刻,他不是什麼總統的姪子,他就是朱利安而已,那個和我一起獵松鼠、看月亮的好友。「聖誕快樂,亞當。」他說,「祝你每一年聖誕節都快樂。」

  他拉起韁繩,轉身離開。

 待續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記憶之塵 的頭像
記憶之塵

《記憶之塵》中文官方部落格

記憶之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